距山东自考2016年10月份考试
您现在的位置: 山东自考网 >> 自考之路 >> 自考人物 >> 正文
今天是:
绝症女考生北大答辩
作者:山东自考   来源:山东自考   点击数:   更新时间:2006-11-21 10:22:59

  11月4日,自考计算机及应用专业考生毕业论文答辩的日子。在参加本期答辩的109名考生中,有一位身患晚期结肠癌,正在接受化疗、抱病坚持答辩的考生———余洪。

  答辩前确诊患绝症
  31岁的余洪曾有过两次答辩机会,第一次因怀孕生子,为确保答辩通过,顺利取得学位,她的答辩延期了。后来因为要照顾孩子,她又延期一次。今年下半年,她报名准备第三次答辩。然而此时,她并不知道病魔正向她袭来。
  9月中旬的一天,久感浑身乏力、时常伴着腹痛的余洪,辗转来到北京协和医院求医。医生伸手摸了摸她的腹部,立刻开出一堆单子,做B超、查CT、做肠镜。曾当过5年多医生的她,心里立刻明白,她的病比胃病、肠炎严重得多。
  医院的诊断报告出来了,余洪患了结肠癌,且已到晚期。长期的贫血、腹痛、浑身乏力,得到了残酷的解释。事情来得太突然,余洪一下子懵了,她抱着爱人刘示山号啕大哭:“孩子还未满周岁,以后可怎么办?离自考毕业只差一步,这一步怎么迈啊?”
  参加自考前,余洪只是大专毕业,高考那年,她因一分之差与大本失之交臂,只好就读当地一所医学类专科学院。到北京后,出于兴趣和未来发展的考虑,余洪报考了自考计算机及应用专业,在一所全日制辅导班就读。班上同学多比余洪小五六岁,加之她属跨专业接考,要考的科目多,学习压力很大。她常早上五点多就起床读书,晚上学到凌晨一两点,有时就着床头灯开夜车。参加自考两年半的时间里,余洪因成绩出色获得了学校的奖学金,但身体却消瘦了许多,常伴有头晕贫血症状,因为吃了补血药就有好转,她就没放在心上。偶有空闲,余洪总是开心地和爱人商量以后的小日子。
  “我们原来打算她答辩完以后,先不急着工作,继续复习考研究生。”小刘伤心地说。但美好的理想被无情的现实击碎。小刘说,医生告诉他:“余洪身上的癌细胞已扩散到肝脏、血管……她已不宜接受结肠切除手术,只能先化疗,能治到什么程度,以后再说吧!”

  化疗中坚强改论文
  化疗的第一个疗程,余洪肠胃反应强烈,呕吐根本无法控制,爱人在床边准备了一些塑料袋,可往往是没等拿出袋子,她的前胸就已经一片汁液。同屋病友吃肉,余洪只要一闻肉味儿,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会吐得一塌糊涂。到后来,胃液都吐不出来了,就干呕。
  看着妻子一次次伸直脖子,脸涨得发紫,痛苦而嘶哑的喘息,刘示山心如刀绞。可化疗过后两天,余洪呕吐的感觉稍有缓减,就跟丈夫提出想尽快修改好论文,准备参加毕业答辩,小刘断然拒绝了,他担心地说:“修改论文很费精力,你哪能吃得消?”余洪却一再央求他把家里的笔记本电脑带到医院,以备她修改论文用。小刘知道,自考寄托了妻子太多的希望,数年自考,只剩答辩这一环,就可取得学位了,无论如何她也要抓住这次答辩机会。小刘心里明白,也许这是妻子最后一次机会了。
  两人约好,白天,笔记本电脑归小刘上班用,下班后,他再把电脑带到医院。吃过晚饭,余洪就打开电脑修改论文。一些必要的代码、数据库、程序,以及论文的基本内容都已完成,但即使是简单的文字修饰,也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精力。瘦骨嶙峋的余洪蜷缩着坐在病床上,慢慢地敲击着键盘,累了就停下来,取出儿子的照片来看———儿子是她学习的动力,更是她生命的动力。
  小刘几次都问余洪要不要帮她改,可余洪却坚持自己修改,并且说:“老师说了,自己做的论文自己熟悉,答辩时才不会被老师问住。”
  她细细地改过几遍后,又征求了爱人的意见,然后把论文通过电邮发给自己的指导老师屈婉玲教授。在屈老师的指导下,她又改了两遍论文,直到得到屈老师认可。
  小刘帮着把论文打印和装订好后,好朋友杨秋菊帮着交到北京大学。得知余洪希望按期参加答辩后,北大自考办在最短的时间内安排好了她答辩的有关事宜。考虑到她的身体状况比较虚弱,北大自考办把她安排在第一组,负责自考的老师说,根据她的身体状况,再安排她的答辩顺序。
  答辩前一晚,余洪躺在病床上试讲,爱人是惟一的听众。每讲一遍,余洪都让爱人给她“挑刺”,还要模拟答辩场景提问。讲了三遍后,他们怕影响同病房的人休息才作罢。但余洪一夜都没睡踏实,辅助治疗的药物副作用很大,常引起全身痉挛,四肢麻木,她心里默默祈祷:答辩时可千万别痉挛!

  答辩中微笑对老师
  11月4日,前几天还是阳光融融的天公突然变脸,气温骤降,刮起了大风,落叶伴着尘土四处飞扬。
  一大早,余洪的几位要好同学和朋友就打电话来了,询问她答辩准备情况,又担心她累坏了。天气变冷,大家提醒她要注意保暖,千万别感冒。一位同学提议她穿棉袄,好朋友杨秋菊干脆说,要穿两个棉袄才行。她穿上一件薄棉袄,换上棉鞋,对爱人小刘说,“我还得答辩呢,还要回答五位答辩老师的提问,穿这么多会不会滑稽?”小刘扯过一条围巾,帮她在脖子上绕了一圈,掩上了脖子、嘴巴、鼻子、耳朵旁的小缝隙。夫妻俩人相携离开医院,去北京大学参加答辩。
  从北大南门到计算机系,步行要十分钟。由于病痛折磨,将近170厘米身高的余洪,体重却不足45公斤,大风吹来,她不由向前踉跄了几步,旁边的小刘急忙伸出胳膊挽住了她。余洪低叫了一声:“我的脸木了。”身旁的小刘安慰她:“坚持会儿,就快到了。”风狂刮不止,她不自觉地缩着瘦弱的身子,心里暗自念叨着:可千万别感冒,影响上午的答辩就麻烦了。
 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加十几分钟的步行,赶到北大时,余洪已气喘吁吁,额头上渗出汗珠,看着小余如此虚弱,负责答辩的冯老师和田老师心疼极了。她们原本安排小余第一个答辩,不耽误她回医院做化疗,现在只能决定让她先休息,恢复体力。老师安排她在第三位答辩。
  上午9点,余洪面带微笑走上讲台。在答辩委员会五位老师的力劝下,她坐下来开始答辩:“各位老师,我的论文题目是……”
  论文内容陈述十分钟,接受老师提问十分钟,余洪始终面带微笑,仿佛她不是一个重症患者,而是一个身体健康的人满怀信心地在接受老师们对她能力的检验。

  答辩后感念好心人
  答辩结束后,余洪有些疲惫,但她略带自责地对爱人说:“老师们对我的支持和鼓励,我终生难忘。但我都没来得及表示谢意。”
  余洪难忘两次延期答辩补交的费用,北大得知她生病后,又退还给她。余洪上自考辅导班时的同学联合开了一个爱心账户,短短一个月的时间,账户里就已有了5千多元钱。
  余洪知道,她的同学都是自考生,在北京也非常不容易,有的人还要还买房贷款,正因如此,更显得同学这份情意难能可贵。
  现在,余洪正积极接受治疗,同学、朋友经常打电话来宽慰她。身体状况好的时候,得到医生准许后,她还可以到医院外和同学们小聚。她也盼望着,几个月后,她能亲自去北大,领回得之不易的自考学位证书。

热门文章
推荐文章
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用户留言 | |